• 首页
    > 水文化 > 水之悟

    赣鄱“神禹” 传奇(二)——拜师吴猛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4-18 14:08 信息来源:《江西水文化》编辑部 作者:朱燕红 浏览次数: 字号:[] [] []

    《西山许真君十二化录》记载:“(许逊)妙闻西安吴猛得至人丁义神方,乃往师之,悉传其妙。”“西安”,乃地名,指今修水一带;“至人”,是一个道家词汇,指超凡脱俗、达到无我境界的人。丁义是个人名,史书记载是如今的高安人,当时他在高安华林山深处的白鹤观(崇元观)修炼。这段话的意思很明了:许逊听说修水的吴猛得到了医术精湛、道法高深的丁义的真传,于是前往拜师学道,后来吴猛亦将所学精髓悉数传与了许逊。

    中华文化,是一条绵延不断的长河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文字的出现,这条长河慢慢有了清晰的注脚。春秋时期,儒家等学说的兴起,使这条长河的轮廓已然明朗。后来,它逐渐汇纳支流,变得越来越宽广。

    儒家,一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脉主流。它包含守诚信、求大同、重民本、讲仁爱、崇正义等多重文化元素,自诞生至今的几千年里有着极强的生命力。其中以讲仁爱、讲家国、讲忠孝影响最为深远。

    仁爱是儒家的核心思想,儒家讲“仁者,爱人。”“爱人者,人恒爱之;敬人者,人恒敬之 。”倡导做一个充满慈爱之心、满怀爱意的人。“家国情怀”是儒家传统文化资源中最珍贵的精神资源。所谓“亲民如子,爱国如家。”历代儒生以“修身”“齐家”“治国”“平天下”作为人生追求,形成了深厚的爱国主义传统,如“苟利国家,不求富贵”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等等。这种传统已然成为激励世代中华儿女前赴后继、努力拼搏的精神支撑。

    儒家不仅崇尚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“家国观”,还倡导忠孝一体的“忠孝观”,提倡营建向上向善、孝老爱亲的社会风尚。“忠孝”即“忠于君国,孝于父母”。进言之,忠,指待人对事的真诚态度及为人谋事做事的诚挚行为,包括个人对国家的忠诚,人与人之间的坦诚。孝,本义为尽心尽力地奉养父母,但儒家的孝是“始于亊亲,中于事君,终于立身”,不止于孝敬父母,还要由孝及忠,忠孝并提,进而积德行善,济物利民,成为大孝。

    道家,是中华大地又一脉传统文化。道家与儒家相比,在思想表现上一为裹藏一为表显。

    道家尊崇“道法自然”,强调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伦理精神,追寻“天人合一”的和谐境界。主张人与人的和谐、人与自然万物的和谐,人与社会的和谐。

    道家讲“上善若水”,追求慈柔不争的友善精神。道文化以水喻德,说水善于施利于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,安居于众人所讨厌的低洼之地,所以说它的行为差不多符合道的原则。认为最完善的人格应具备水德的柔弱、坚忍、包容、仁慈、守信、不争等特征,希望世人拥有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低处流的谦卑,能圆能方的处事,可上可下的能耐,亦刚亦柔的品性。

    道家十分注重强身健体,强调通过个人修炼以达到延年益寿之目的。道家文化认为人是禀天地之气而生,是“天人合一”,所以要“先除欲以养精,后禁食以存命”。说的是人要了解季节变化规律,掌握养生之道,保持恬淡愉快的心情,做到心无旁骛,蓄精养气,强健身体。因此,道家通过练气、静坐等方式,创造了一系列有益于身心健康的锻炼方法,像今天很流行的太极拳、十二段锦都是通过身体的开合训练,疏通经脉,畅通血液循环,滋五脏、润六腑,使身体达到最佳状态。为达到人的精气神俱佳,道家对中华中医之术也颇有研究,其讲究的炼丹之法实则是提炼中医草药的精华而制成中医药丸,以针对性的对人的身体进行驱邪除障、疗养滋补。


    公元229年,孙权称帝,国号“吴”。孙吴以长江为堑,与北方的曹魏、西南的蜀汉对峙,三国鼎立的局面正式形成。因为地理位置在三国的东部,故也称东吴,当时的辖域在长江下游南岸一带,包括今天的江西、浙江、上海、江苏等地。

    建国初期,经过东汉末年长期的混战,上至朝廷,下至黎民百姓,无不渴望休养生息,发展经济。东吴君主孙权顺势而为,主张与民休养,施行“施德缓刑”的政策,推行屯田制,即军民共垦荒地。在发展经济的同时,还鼓励教育。不仅在朝廷设置太子少傅等职务,专门教育皇家子弟学习儒家如何治国理政,还鼓励创办学校,重视培养人才。所以当时的东吴在三足鼎立初期还算安定,辖域内的经济文化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,史书载其“谷帛如山,稻田沃野”。

    但孙吴并不只想偏安江南,与曹魏、蜀汉的争霸之战从未停息。公元234年,《三国志》记载,那一年吴伐魏。征战使百姓流离失所,加上当时国内年成不好“谷物不丰”,因此盗贼横行,迫使吴国不得不修订当时的法律条文,专门针对如何防御盗贼进行了详细的规定。

    公元253年,吴国又兴兵伐魏。那是江南梅雨阴绵的四月,吴国将领诸葛恪带着必胜的期望出征,可遭逢持久的对峙和突发的瘟疫,“兵卒死者大半”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瘟疫还从军队传到民间,给广大民众带来了极大的痛苦。

    应该说,东吴国主孙权起初还是一个精明强干,选贤任能的开国君主,可晚年却变得刚愎自用,酗酒嗜杀,疑心重重。他大肆扩大兵役,驱迫农民甚至掠夺人口来成立军队。他死后,孙亮、孙休两位继承者热衷于争夺皇位。朝堂之上皇位继承人问题争论不休,朝堂之下东吴士族之间尔虞我诈,官场乌烟瘴气,民间苦不堪言。到孙皓时代,残暴政治达到了巅峰,他粗暴荒淫,实施剥面皮、挖眼睛、灭三族等残酷刑罚,史书上记载当时情形是“租调日繁,老少饥寒,家户菜色”,用现代话说就是当权者敲诈勒索,横征暴敛,老百姓饥寒交迫,根本活不下去。

    在这样一个现实里,儒家学说倡导的“学而优则仕”等思想日渐难笼人心,不少有识之士便将目光投向了道家学说。

    道文化主张致静守虚,修身养性,强身健体,匡扶救世的思想,犹如一束照进黑暗现实的光,给当时苦闷彷徨的有志之士开辟了另一条救国救民之路。它鼓励士人通过自身的修为为天下苍生造福,发挥自身的特长来济世安民,用大道来教化黎民,度化一方,使百姓行善向道。

    自此东吴民间,修道之风渐盛,他们用道度化世人,积极为社会和民众做力所能及的好事。后来有位吴猛,就是人们口中的一位佼佼者。


    小寒节令的午后,在奉新中学退休校长樊明芳的陪同下,我们到达了浮云山。因为在晋永和年间,即公元345年到356年,有位道士吴猛,就在新吴(今奉新)浮云山修炼,因其道法高超而闻名当时的东吴。

    腊月的山风有着极明显的寒意,山林间裹挟着丝丝凉凉的湿度。一层一层的败叶安然在山泉润泽的小道上,老干虬枝,犹如铁打铜铸,万物收藏于无色之中,虽少了些许的灵动,但有种删繁就简的意蕴,刚柔并济,恰如其分的与这座“九龙聚会”“冲霄凤形”的道家风水宝地相宜。

    浮云山是华林山脉的主峰,当地人也叫它华林山,属于九岭山脉的余脉。进山的引子是一个被遒劲的藤蔓缠绵着刻有“万年宫”的牌坊,两座刻满了年轮沧桑感的石狮子分列左右。过了牌坊,走进旷达之地,樊校长指着左手边的荒地说:“这就是当年吴猛修行的地方了。”如果不穿越千年历史的云烟,是很难将眼前的旷野与一座晋朝修炼的道坛联系在一起。樊校长从1984年始致力于地方文化研究,对历史人文颇有造诣,他告诉我在2004年4月时,浮丘村村民游佳钦在其基址上开垦菜地时,挖出了一块大石碑,碑名为《捐修许仙真君神像并龛座碑记》,全文共516字,记叙了许逊生平、落座浮云始末等史实,后来这块石头不知所踪了,但是它指定了一个事实:即吴猛与许逊的关系是千丝万缕的,吴许二人是该地供奉的神祗之一。

    吴猛何人?《晋书·吴猛传》卷九五记载:“吴猛,豫章人也。少有孝行,夏日常手不驱蚊,惧其去己而噬亲也。年四十,邑人丁义始授其神方。”吴猛是豫章人,小小年纪就懂得孝亲父母。豫章故郡亚热带季风气候带来的湿热环境是蚊蚋繁殖的温床,夏天天热时,他光着身子让蚊子叮咬,再痒也不用手驱赶蚊子,父母觉得奇怪,就问他:“为什么不赶蚊子呀?”小吴猛天真地回答说:“让它咬我吧,咬我就不会咬爸爸妈妈了!”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二十四孝之一“恣蚊饱血”这个故事的来历。

    孝顺的吴猛长大后果然很有出息,三国时被吴国的官府举荐,做了豫章西安县(今江西武宁县)的县令,并在那安了家。40岁时,他听闻在高安华林山的白鹤观有位医术精湛、道法高深的道长丁义在观内主持并行医布道,于是吴猛便辞官不做,只身前往向丁义拜师学艺。吴猛拜师学艺的诚挚打动了丁义,丁义将养生之法混元功,大功如意丹方、浮水治疫神方等一一传予了吴猛。后来,吴猛听说南海太守鲍靓道法高深,又拜他为师,更得相关秘法。此后便以道法行医,在各地扶正抑邪,救苦救难,做了无数好事。在他身上很充分的体现了道家“弘道利生,佐国佑民”的情怀。

    有一天,新吴法城乡(今属奉新县会埠镇)人邹惠政知道吴猛是一个得道高人,就想请吴猛到家里祈福。邹惠政家住在山脚下,周围林木蓊郁,常有猛兽出入。为了表示对吴猛的敬意,在吴猛未到之前,就先在院子里焚香礼拜。没想到异香缭绕,散向远方,没引来吴猛,却引来了一只猛虎。那猛虎越过院落,趁人不备,跃身进屋,一口把邹惠政的小儿子叼着,越过篱巴,向山里走去。邹惠政因事发突然,束手无策,痛不欲生。正在这时,吴猛来了,听邹惠政说了情况后,吴猛就安慰邹惠政说:“不必惊慌,我去把你的儿子救回来!”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吴猛三五两步赶上了猛虎。猛虎看有人来追,松开孩子反向吴猛扑过来,吴猛急忙一闪身,躲在老虎背后。拔起长剑奋力向老虎刺去,只听"嚓"的一声响,鲜血直流。老虎被刺,兽性大发,扭转身子向吴猛扑过来,吴猛顺势骑在虎背上,左手揪住老虎头上的皮,右手猛击虎头,使出全身力气与老虎搏斗,一炷香的时间下来,老虎的眼、嘴、鼻、耳到处流血,趴在地上不能动弹了。孩子只被荆棘擦破了皮,并无大碍。看见孩子回来,邹惠政跪在地上千恩万谢,感激道:“若非高人及时施救,我儿小命休矣!”

    有一次,西安(今武宁)县令干庆突然得病“死”了,此人是他同僚好友,吴猛听说,前去吊唁,看了干庆的面色,摸了下脉搏,似有微如丝、按若无的微脉。于是吴猛叫人将干庆扶起来,平放在床上,先从口袋里拿出中医药丸喂给干庆,又开具了药方,嘱咐他家人一日三次煎水为其服用。过了两天,干庆竟真的醒过来了,病愈后仍然做了西安县令。

    由于吴猛做了很多当世人难做之事,他的事迹被民间越传越神,以至后来人将其故事和人都神化了。

    晚年的吴猛定居在西安(今修水)治南的一个叫奉仙里的农村,隐居修道,行医救人,广有民谟。


    一个人的成长如江河一样,都在不停的行走,有着清晰的源头、绵长的堤线和神秘的交汇处。行走的脚步串起年轮、穿过历史的纸页,流向要抵达和寻找的地方。

    许逊天资聪颖,五岁入学,学堂就设在祖母万氏家族所在地桂坊,当时桂坊和许逊住地许仙村之间隔了一条茫茫的水域,许逊在祖母的护送下乘坐木筏子去读书。因为家道中落,许逊从小就非常懂事,孝顺父母,和善兄弟。7岁时,父亲去世,他随嫂耕读,奉母纯孝。每次放学回家,总是力所能及的找一些事情做。当年许仙村所在地人烟稀少,到处林木苍郁,荒草莽莽,珍禽异兽,此出彼没,许逊从小在山水之间摸爬滚打,练就了一套打猎的本领。16岁时,同乡邻一起狩猎,射中了一头母鹿。母鹿腹中的鹿胎坠地,它不顾箭伤,折返回头忍住伤痛舐吻流产的胎儿,不久死去。许逊见状,怆然感悟,从此折断弓矢,发奋耕读,锐意为学。

    其时,许逊在学堂所学依然以儒家经典为主要内容,四书五经,儒家经史,忠孝、勇毅,仁义礼智信等精神深入骨髓。

    后来,社会上又盛行以旷达为特征的道家老庄之学——玄学学风。许逊发奋学习,明通了老庄之道,天文、地理、医学、阴阳五行,无一不通。在二十岁举孝廉,但屡荐不就。

    许逊所在的豫章属于东吴的统治范围。当时的东吴是一个刑罚残酷、赋调繁重的国度。老百姓饥寒交迫,生活艰难。面对此境,许逊深感自身所学不能有所作为,理想抱负难以在从政这条路上实现。所以他暗自决心,要携儒入道,希冀用道来拯救人间的时政病象。

    一天,他正端坐在院子里苦思冥想,思索着到哪里去寻求一位能够引导自己修道的师父,正巧一位叫胡元的人来看望他,此人是他桂坊私塾的好友。   晌晴的午后,南窗的风似乎也有了游离思索的性格。

    “许逊,许逊……”胡元的声音把许逊从蓄满谜团的思绪中拉了回来,他赶紧迎了出来,急急忙忙的把左右脚鞋子都穿反了,靠着院落篱笆不好意思的看着胡元,一旁的胡元“哈哈哈……”的笑弯了腰。   时隔经年,好友相见,分外亲切,握手倾谈,共叙旧情,非常开心。   胡元说:“你寒窗苦读几十载,博学精深,走仕途是一条明道。”   许逊道:“我先前也想求取功名,为家乡为百姓做点事情,但是现在这个时局,功名于我都是身外之物了,我志向已不在此。”   胡元皱着眉头问道:“那你的志向是什么?”   许逊便把自己一心向“道”,济物利民的想法告诉了胡元,叹息说:“只可惜我没能找到好的师父。”   胡元见许逊这么一说,想起他在坊间听说的高人。当即告诉许逊,听说西安(今天修水)有一位师父,道术高深,修炼得法。许逊听后,十分高兴,急忙发问:“那先生姓甚名谁?”   胡元告诉许逊那先生姓吴名猛,在西安吴仙里修道。许逊非常兴奋,当即收拾行李,决定去拜吴猛为师。

    公元276年,年近而立(29岁)的许逊从豫章向西出发,渡过章江,跋山涉水,穿过层峦叠嶂的九岭山区,到达了豫章边境的西安(今修水县)。

    这是一个山清水秀的优美之地,在当地人的指引下,许逊很快访到了吴猛的隐居所在地—吴仙观。因为两人都是从中原南迁到豫章士族,又同时生活在战乱纷飞的年代,亲眼目睹了东吴政治的腐败,感同身受民间百姓的疾苦,对于匡时济物等所见略同,大有一见如故之感。听闻许逊的来意,吴猛非常爽快的答应了。

    自此,许逊开始了专心学道的生涯。

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    国产亚洲欧美曝妖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