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  > 水文化 > 水之韵

    吾心归处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4-18 14:12 信息来源:《江西水文化》编辑部 作者:孙丽君 浏览次数: 字号:[] [] []

    山寒水远,刚刚降过一场雪,整个石门水库笼罩在一片湿冷的水雾之中。

    攀上半坡,几幢依山而建的民宿映入眼帘,白墙黑瓦,素净分明。房前垒得高高的地基,就地取材于附近的山岩——瑞昌市是个典型的山区市,距离瑞昌市区35公里的石门水库,此时的气温更是明显低于城区。

    山村寂静,水岸寂静。仿佛遗世而独立,石门水库远离节庆的热闹繁华,一如守护它的人们,在孤独中咀嚼时光的真味。


    道路如同海浪,起伏而曲折。一路上,田间除了收割后残留的稻茬,常见的是深绿色的油菜。

    同行的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,石门水库位于江西省瑞昌市西北部,坐落在瑞昌市南阳河上游,属长江水系,是一座以灌溉为主、兼有防洪、发电等效益的中型水库。石门灌区惠及了瑞昌北部的南阳乡、夏畈镇、黄金乡、码头镇和武蛟乡等五个乡镇、10万以上人口,这里也是瑞昌市主要的粮、棉产区。

    1月31日,阖家团圆的除夕日,瑞昌市石门水库管理处里,一个身影仍在不停忙碌着。和往常一样,水库管理处主任熊兴安正在仔细进行例行巡查。

    “老熊,今天的水位多少?”

    “63.35米。”

    多年以来,管理处形成了自己的“生物钟”,每天早上8点以前,要将雨量、水位等所有的数据采集完,然后报汛。

    提起水库的各项数据、各种情况,熊兴安如数家珍。瑞昌市水利局办公室主任刘青向我们介绍:“熊主任的口袋里藏着宝贝嘞,你要什么就有什么。”

    原来,除了将水库总体情况和常用数据烂熟于心,熊兴安还会常年随身携带一个移动硬盘,里面储存着石门水库的整套资料。走进管理处的档案室,防汛值班记录、工程日常巡查观测资料、水利工程维修养护资料、维修养护项目施工记录……数十种纸质资料用标签加以区分,整齐摆放在档案柜中。

    如果说以前对水库除险加固、水利工程标准化建设,大家还只停留在概念上,感觉很抽象,那么在具体建设过程中,以及建设完成之后,他们是真真切切地清楚了其中的好处。

    “以前杂草有半人高。”熊兴安抬起手臂在胸口比划着,“除险加固后办公条件、工程质量上来了,管理也变得轻松很多。”因为管护及时、得当,2008年除险加固后,石门水库从未出现过险情。2012年和2016年,石门水库管理处两度获得省水利厅颁发的优胜管理奖。

    推行水利工程管理标准化建设之初,管理处的同志们感觉力不从心,几个人一合计:要开阔眼界多学习,绝不能闭门造车,做井底之蛙。他们特地前往几家兄弟单位学习取经。回来以后,从点滴着手,收集编制了一整套完备的水库档案。再结合石门水库的实际情况,设计了现在的档案室。

    后来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:由于标准化建设成绩出色,以前他们取过经的几家单位反过来赶到石门水库观摩学习。档案库里的资料如何分类,甚至于档案柜的尺寸如何设定,都原原本本地向他们打听仔细。瑞昌市水利局水政执法大队大队长聂栋良不无骄傲地夸他们是“徒弟变师傅”。


    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。雨脚初歇,山水在雾气中静静吐露、滋长。立在山水之间,人竟一时失语。

    “左边是开门山,当中是北山。”顺着熊兴安手指的方向,我们从坝顶眺望水库对岸的山峦。“这水库底下有很多大泉眼!”泉眼深藏于底,而从他们脸上写满的骄傲中,从他们熠熠生辉的坚定眼神中,我似乎透视了一众清泉的奔涌。

    正因为地理位置优势和得天独厚的水质,石门水库被列为九江市城区应急备用水源。从此,管理处几名同志感觉肩上的责任更重了,对库区的巡查管理也抓得更勤、更严。作为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他们对地方上的人和事都熟悉,在应急备用水源项目筹建阶段,也在主动发挥自身优势,积极地协助具体协调、化解矛盾,只盼着项目加快推进。

    石门水库大坝,长340米,光阴流转中,不知被人们的脚步丈量了多少次。

    树木花圃整齐,道路坡面整洁,很难察觉出管理处范围内有项目在施工。发现路旁的一根木条,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熊兴安一个箭步上去,已经把它搬到别处。

    “日常巡查一天一次,汛期巡查早上、下午、半夜各一次。”以前的巡查多是凭记忆、凭经验,难免有疏漏。现在按标准执行,大家对每天、每趟的巡查任务了然于胸:“大坝巡查共六趟,一看内坡有没有滑坡或塌陷,二看草皮……返回时检查贴坡石,最后检查溢洪道、起闭口、隧洞和闸口 。”

    采集数据、大坝巡查完成后,工作范围还要进一步扩大到库区巡查。具体查看有无垂钓和随地扔垃圾的现象,发现后要劝他们离开。要注意有没有附近村庄向水库范围扩建、违建的情况……

    早年间,水库一度承包给私人,连年投放饲料搞养殖,原来清凌凌的水,变得面目模糊,周边群众意见很大。2008年,管理处收回了水库的经营权,同时禁止钓鱼、清理垃圾,水库环境逐年改善。但附近有村集体看好水库资源,违规开发了水上旅游项目,给水库管理埋下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“一条游艇上坐了7、8个人,万一翻船就不得了!” 熊兴安寝食难安,顶住得罪乡里乡亲的压力,经过他多次向旅游部门、交通部门、海事部门和当地乡政府反映情况,旅游项目终于被叫停。

    “老熊,你抽空回去陪儿子吃个年饭。”细心的陈师傅还记得,熊兴安的儿子去年因为疫情没回来过年,所以他主动提出要顶班。

    “我去去就回。”陪儿子吃完午饭,熊兴安果真未做停留,即刻跨上摩托车,直奔石门水库。2015年,熊兴安的家从石门水库旁的村庄搬到了瑞昌市区,算起来,今天是他在石门水库独自度过的第八个除夕夜。

    一张一米宽的简易小床、一张办公桌、一台电脑——这里既是办公室、值班室,也是他们另外的一个家。

    山里的天黑得早,暮色渐浓时,手机里短信提示音响起:“老熊,除夕晚上烧什么好菜?”

    “方便面。”熊兴安在微信里绽开灿烂的笑脸。

    “一是懒,二是方便快捷。”熊兴安解释道。

    虽然生活上图快、图简便,但在工作中,熊兴安却是个特别用心、特别较真的人。除夕上午,安排完春节期间的值班任务,熊兴安在工作群里再次提醒大家,看水位时一定要注意安全,走路千万别跨大步,注意防滑防摔跤。在熊兴安看来,正值年关,又遭遇连续两天的雨雪天气,安全问题很有必要三令五申,不怕啰嗦。

    “今日水位60.80米”,正月初四,小柯第一时间把测量的水位发到了工作群里。

    朱星球马上提醒“又退了,把大门锁上”。

    初五和初六,是小柯值班,初七上午本可以回家,但一场大雪把她堵在了水库。得知封路的消息,大家都在询问水库的状况和小柯的安全。

    晨起、推门、上坝。大雪覆盖的石楠可爱极了,像一个个雪白浑圆的汤团,石楠经冬犹绿,芽叶处绽放嫣红,如同雪地里燃起的火把。

    雪落无声,耳畔忽然响起聂队的话:坚守是孤独的,坚守中才见其伟大,才显现对水利事业的挚爱。


    这两天巡查,熊兴安发现转弯处的栏杆被车辆撞变形了,心疼得念叨了老半天。“爷爷和父亲都参与过石门水库的修建,到我就是第三代了”,对管理处里的一草一木,熊兴安都怀有深厚的感情。

    爷孙三代水利人的职责和使命大相径庭。石门水库当中有个村子,进出要乘船,在当时,爷爷的工作就是摆渡。后来水库开展多种经营,兴水产养殖、搞水利发电,父亲干的则是水力发电。到了熊兴安这里,既做过水产养殖,也干过水利发电,更重要的是,他亲身参与了水库除险加固和水利工程管理标准化建设。

    从19岁风华正茂到库区,一晃已近半百,这三十年的时光,横跨了熊兴安最好的年华,也浓缩了石门水库的发展与变迁。

    三十年间,熊兴安面临过三次大的人生选择。

    第一次是1992年,在南阳学区村小任代课老师的熊兴安得到一个消息:政府以工代干,石门水库要招人。从小跟着爷爷父亲在水库长大的熊兴安动心了。在征求家人的意见时,全家人一致支持他改行水利。

    第二次是2000年,国网公司改制,管理处原有人员的三分之二被收入供电部门。接触水利发电时,熊兴安年轻力壮,对发电这块很上心,凭着一股子钻劲,也学得很快,成为水轮机组维修方面的一把好手。当时的水库管理处主任余锦良找来熊兴安,恳切地问他能不能在继续管理处干下去。熊兴安明白了他的难处,当场表态:服从组织需要,服从领导安排。

    就这样,熊兴安放弃了去供电部门的机会,选择留了下来。而后又有人看好他的管理经验和技术,请他兼任水电站的负责人。“这等于是交给我私人承包,工作重心就会放到水电站,责任心也会分散过去。”一想到水库管理会因此受到影响,熊新安稍作权衡,很快回绝了邀请。

    第三次是在水管体制改革期间。当时瑞昌的水管体制改革工作启动较晚,从2006年开始至2014年结束。这次改革在对管理处工作人员的思想冲击很大。人心动荡,作为管理处的主任,熊兴安内忧外患,面临来自上级、同事和家庭的三重压力。

    很多个寂静的夜晚,熊兴安彻夜难眠。管理处运行了数十年,退休人员也逐渐增多,背负的包袱越来越重,工资和维养经费已经捉襟见肘,他清楚,从长远看,改革势在必行,不改革迟早揭不开锅。

    一方面要做好大家的思想动员,保证改革平稳过渡,另一方面自身也要面临何去何从的生存压力。

    “你叫我们买断,你自己买不买?”几十双眼睛盯着他看呢!

    熊兴安思前想后,决定带头“买断”。

    一石激起千层浪,家里的天都快被他捅破了!妻子没有正式编制,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生活能安安稳稳,可现在他要主动砸了“铁饭碗”,身份也要从事业编制转为企业编制,家人实在难以接受。

    “思想动员做了多次,吴娟姑娘忍不住哭出了声,她说舍不得这份工作。”再提往事,这个魁梧大汉还是哽咽了。抉择是艰难的,他陪着大家挠头、红眼。末了,还要打起精神给大家打气:单位已经面临很多困难,改制后才会有好的发展! 

    以前由熊兴安带出的徒弟,现在在电厂的收入比他高出一倍还多。对此,熊兴安有自己朴素的人生哲学:看别人的生活,要学会平视,如果去仰视,你永远找不到最高点。

    临行时,瑞昌市水利局的领导告诉笔者:“这群人能留在石门水库一直干到退休,我们就踏实。”熊兴安则向我吐露了他们的新愿景,希望将来能配备充足的人员,尤其是专业技术人员,管理处朝着更高的目标发展。

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    国产亚洲欧美曝妖精品